規劃局:在前提條件成立之前,這些路是不能作為小區的內部道路進行管理的。
  交委:這條路的定性還沒有明確,還沒有移交,執法是沒有依據的。路很多配套還沒有完善,屬於在建工程。應該說產權誰負責就由誰管理。
  建委:這條路使用了那麼長時間,應該不屬於在建工程。管理事權不應該有空洞,不應該因為沒有交接就不去管。
  天河匯景新城的市政路被擅自占為小區路,外來車輛“借道”經過甚為不便;而周邊計劃配套建設的多條道路,至今快12年了卻一直未有結果。針對這些“歷史悠久”的問題,昨日廣州市人大代表田子軍、曾德軍等集體提起詢問,現場交鋒激烈。
  “市政路被占用,誰來監管”面對代表輪番追問,交委、建委、城管等部門卻無一齣來認領,現場一度陷入沉默。
  ■緣起
  配套工程12年未建成,市政路卻變小區路
  昨日下午詢問甫一開始,田子軍即開門見山:匯景路、匯景西路、匯景南路原來規劃性質為市政路,2002年市規劃局根據匯景新城發展商的申請,將上述路段調整為小區路,但是附有一些前提條件。
  “現在匯景路等路規劃性質怎樣作為前提條件的廣園東路調頭位等沒有建設,原因是什麼下一步怎麼計劃”田子軍接連拋出問題。
  他說,匯景路長期被匯景新城作為小區路管理,科韻路以西東往東的車輛難以使用該路調頭,需要多跑三四公里,到粵墾路這個交通“黑點”調頭,車主非常麻煩。另據瞭解,一些無車市民要經過甚至還被拒絕。
  現場的廣州市規劃局有關負責人坦承,2002年給僑鑫公司的復函,確實有條件同意匯景路、匯景西路、匯景南路西段北側半幅路面作為小區內部道路使用。
  前提條件一是須修建匯景北路,同時修建向西下穿華南路的隧道與五山路相連,修建並開通匯景小學西側與匯景路相連的單向道路、匝道;二是建設廣園東路跨鐵路兩側的輔路,同時在橋下實施與鐵路支線的平交路口、開通調頭車道,按規劃開通科韻路(廣園東路至匯景北路),完善科韻路跨鐵路線橋與廣園東路的地面道路銜接。
  “我們當時也告訴上述僑鑫儘快與市建委和市市政園林局協商。”該負責人說。
  “這條道路原來按市政道路修建的,但後來匯景他們堅決不讓我們進去接收,而是封閉了作為小區道路,我們一直沒辦法接收管養。”天河區建設局有關負責人訴苦。
  “不是我們不想完善道路。”到場的僑鑫房地產公司開發事務部助理總監黃小姐表示。
  她稱,接到規劃批覆後,公司修建了匯景北路,以及向西下穿華南路的隧道與五山路相連,但在準備修建匯景小學西側與匯景路相連的單向道路時,附近的中科院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提出強烈反對,後來就擱置沒有建下去。規劃提出在廣園東路跨鐵路兩側的輔路,同時在橋下實施與鐵路支線平交路口、開通掉頭車道,但因為該公司並非廣園東路的業主,難以施工,這必須由市建委牽頭。另外匯景北路後半段建設涉及部隊用地,也沒有辦法征收。
  為何從2002年至今未完成市建委有關負責人說,最早項目業主是原市政園林局,但2002年後只查到2009年其給僑鑫的復函,要求完成規劃前提條件後才能設為小區路,後來涉及大部制調整工作變動。2002年到2009年為何沒有推進,需要查一查才能彙報情況。
  根據昨日現場調研,他認為,廣園東路設調頭位是有條件的,主要涉及到用地和費用的問題,一邊是鐵路用地,還有一邊要看需不需要新增用地,初步設想要進行前期摸查工作。
  ■交鋒
  算不算在建工程交委建委各執己見
  “政府出錢建的路,在沒有驗收之前誰都可以在上面設置障礙,哪個部門都管不了,我能這麼理解嗎”田子軍將問題拋給了各部門。他呼籲儘快還路於民。
  “不能這麼理解。廣州車行道的管養職權是在交委,但這條路的定性還沒有明確,還沒有移交,執法是沒有依據的。路很多配套還沒有完善,整個工程還沒有結束,沒有驗收,屬於在建工程。”交委有關負責人回應。
  旁邊規劃局方面的說法則是:在前提條件成立之前,這些路是不能作為小區的內部道路進行管理的。
  “原來市政園林建設的職能轉移到建委了,但這條路十幾年前就已經建完,結算和驗收已經做過了,使用了那麼長時間,應該不屬於在建工程。”建委負責人說。
  田子軍不依不饒:那交委還認為是在建工程嗎
  交委有關負責人堅持己見。
  “作為政府來講,這樣的市政路私人業主不移交,我們就沒有辦法嗎政府好像無從下手。”田子軍顯得困惑。
  交委有關負責人說:“那隻能通過政府和上一級部門的協調來解決,由建設部門等相關部門組織協調。”
  面對代表的點名,建委有關負責人接著表示:“我覺得管理事權不應該有空洞,不應該沒有交接就不去管,這個是值得商榷的。”
  “假設定為市政路的話,小區侵占路權,執法是由我們交委的執法部門來管。目前很多手續沒有完成的情況下交委沒法管,應該說產權誰負責誰管理。”交委有關負責人最後表態。
  ■尷尬
  誰來監管無一部門認領
  在一番緊張問答後,市人大代表曾德雄接起話茬:“在規劃提出的前提條件未完成時,僑鑫就把市政路變成小區的內部道路,以至於天河區沒有辦法接收,假如這樣,這是不合法的。”
  “面對這樣的情況,該由哪個政府部門去解決這個問題”
  現場卻鴉雀無聲,相關部門負責人均埋頭無語,持續了數十秒。
  在等不到答覆後,曾德雄只好拋出第二個問題:僑鑫公司也想儘快滿足規劃前提條件,但遇到了很多麻煩,“面對建設困難,又應該是由哪些部門協調解決”
  “我們可以協調。”建委有關負責人說,已告知僑鑫,儘快把存在的幾個問題梳理出來,需要相關部門出面的,將組織再開一個協調會。
  “第三個問題,這件事情有沒有解決的時間表”曾德雄對此很關心:今年是2014年,這中間已經過了12年了,這麼長的時間,人大都是第三屆了,問題一直沒有解決!
  僑鑫的黃小姐表示,這些道路建設涉及很多歷史問題,公司也投入大量資金、人力物力去建設匯景北及西側路等道路,但市政園林局解散後就沒人牽頭建設。“廣園東輔路及調頭車道建設希望由建委牽頭,我們和廣園公司可以先做前期方案。”
  建委有關負責人說,具體到幾個項目的問題,個人覺得實施難度不是很大,可能關鍵是用地的屬性問題,“尤其是廣園東跨鐵路匝道,爭取上半年左右能夠穩定方案,走完程序,看看在年內能不能搞定”。至於牽涉到匯景北路東段的問題,可能相對複雜,需要等情況報上來,幾個部門坐在一起協商才有可能解決。
  詢問發起人田子軍:政府管制權不該出現真空,將力促制度性改進
  會後記者採訪了本次詢問發起人之一田子軍。
  他表示,隨著近些年來大批樓房的開發,可能以前小區的道路會變成市政路,有的市政路也可能變成小區路。除了匯景新城這些路,廣州還存在一些斷頭路或者一些路的產權不夠清晰、管理不到位等情況,政府的管制權不應該有真空。
  會否從這個個案上升到提出制度性的改進,避免類似情況
  “制度層面的設計及執行問題,一直是我作為人大代表關註的焦點,我們將以這個個案為切入點,進一步瞭解制度設計和執行過程中有待完善的地方。類似的事件從制度設計來說可能很難杜絕,但我會盡個人能力推動制度改進。”田子軍說,人大詢問制度一直都有,與會代表有需要都可以啟動詢問。“如果屬於市政路,應該還路於民。如果發生侵占道路情況,執法部門應該嚴格執法。”田子軍表示,產權有歸屬,但管理不該有真空。請交委回去提交相關意見,請建委提交相關建設工作計劃。
  南方日報記者 胡良光 實習生 袁桂麟  (原標題:匯景路成了小區路 占用12年誰來管�
創作者介紹

Wilson

kqnjjsyztk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